返回

西西人体大尺韩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7eeeeeee.com
     西西人体大尺韩国 (第1/3页)
    

    细烟缭绕,有股令人昏昏欲睡的浓艳香味,然而,它不只会让人沉入梦乡,还能勾起那些遗忘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这一笔,墨干了,来,再沾点墨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,‘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……’好,慢一点,下笔要稳。”他耐心地教导着怀中的女子如何握笔、如何书写,她背对着他,很认真地学习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她的容貌,只是用力嗅着她发间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学会的第一句诗,是我教给你的,你要记得它,好好记得它。”

    混沌的迷雾与花香中,他满含深情的低语。浓烈如火的情感压得他胸口好痛,甚至那股力量想要从他心窝里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他爱到极致,用尽力气,想要对方与他有同样的情感。

    那人是谁?她到底是谁?对她的感情强烈到令自己都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淳于千海的人生,仿佛只为她而存在。他要看清她,一定要看清她。死死盯着她的肩膀,女子的轮廓在逐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咚哐!一声巨响,淳于千海从椅上站起,彻底从梦中清醒过来,胸怀堆满了惆怅。焚烧着泣血草的香炉碎裂成四块,乌黑的灰烬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梦断了,心也碎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珠帘被闻声而来的莲夫人快速拨开。

    她担忧地看着地上摔裂的香炉,泣血草浓烈的味道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。”一向温和的仪王厉声下令。泣血草有毒,他不想连累莲姨。

    莲夫人不敢再靠近,躬身退到帘后。

    幽暗中,他僵直身子,咬紧牙关,情绪已到了崩溃的边缘,俊雅的面孔一片黑气。

    嘀嗒!一滴血从嘴角落在紫袍上。

    波斯巫医一直不赞同他常年使用这种带有毒性的草药。医书上记载,泣血草毒性猛烈,整整一株能毒死一头老虎。毒性如此可怕,却能唤醒人的记忆。被空荡荡的记忆折磨三年多之后,他决定铤而走险,用泣血草来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,眼下他不敢去想毒发后会如何,不敢去想。如果想起那人后,他毙命了怎么办?面对生命中的难题,他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泣血草。

    如果曾经的种种只是他的幻想,他就放弃,不再陷入空茫。

    屡屡使用泣血草,结果都是证明是他忘了一个不该忘的人,那些下意识的举动都是因为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肯定,有个人必须把她想起来,她曾经在他生命中留下太重的痕迹,以至于他无法解脱。

    待到他呼吸不再急促,守在帘外的莲夫人轻声地道:“王爷,泣血草毒性太烈,请王爷三思啊!你叫奴婢如何向老王妃交代。”

    对她的劝诫置之不理,淳于千海闭目反复回忆梦中不太清晰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王爷,宫里的高公公刚刚来过。”东蓝在这个时候也出现在帘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轻应一声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高公公带来一坛花雕酒,这酒是皇上让紫芳郡主特地拿出来送给王爷的。皇上说,望王爷能沾沾紫芳郡主的喜气,早日娶妻。”

    淳于千海与紫芳郡主素未谋面,更无交情,此次得了这坛酒,全赖当今圣上的良意。日前皇上要人传旨郡王府,要紫芳郡主择一吉物转赠仪王,紫芳郡主得了皇命,仔细思量后,决定把这坛酒送来。其一是因为这上面的古诗,喻义甚好;其二是因此酒有两坛,他们自己留着一坛,送出一坛,也不枉好友一番心意。

    泥封处包着鲜红绸布的酒坛送到帘内。

    淳于千海瞄了眼那个酒坛,在想着打发人拿下去时,不意瞄见坛身上朱红的小字。

    霎时,有股相当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!

    “宜言饮酒……与子偕老……”他心头一阵莫名剧痛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看着帘内人身影摇晃,莲夫人和东蓝不免惊忧。

    字迹与诗触动了他。

    “东蓝,请紫芳郡主及其夫君到兴庆宫来。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今早郡主就与尚书大人前往郡王封地省亲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千海顿了顿道:“那只好这样了。把所有经手紫芳郡主婚书的下人媒婆都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东蓝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他有种强烈的预感,他一直想知道的答案说不定就要拨云见日。

    兴庆宫中,千倾龙湖里,闪动着朝霞金光。当中的百花连萼楼,犹如一座海上的蓬莱仙岛。池岸,成片的牡丹芍药,开得争奇斗艳。

    “请各位在这里稍作停留,等百花楼那边有了消息,就带大家过去。”一个中年婢女,拦在人群之前,既严肃又不失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一支百来人的队伍停了下来。他们之中有官媒、有结彩匠人、有布坊老板、有郡王府管事。在人群最后,是昌乐坊喜铺的人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?你不舒服吗?脸色好苍白。”

    “当家的,我们扶着你吧。”昌乐坊喜铺的人都担心地围在孤霜身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面色苍白,昨日水粉铺送了我好多上等的脂粉,我今天全用上了,哈哈。”孤霜干笑两声,脸上的粉如同雪片飘落。不由分说被带到兴庆宫,令她不由得戒心大起。虽说她常年替风长澜办事,又与官媒斗狠,但她极少接近兴庆宫和皇城一带。

    伙计们都掩鼻跳开,余伯移动慢了点,黑衣袖上沾上一酡白白的粉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别闹了。”今日当家真奇怪,一点也不像平日那样干练。

    “别吵,你们都挡前面。”孤霜又缩到队伍的最后,大有随时逃走的打算。

    兴庆宫,她不该来的地方。以往夫君常跟她讲起这里,说他年幼时陪伴着临淄王,也就是当今圣上,在此读书的情景。

    此地是圣上未登基前的住处,仪王在京城中没有府邸,进京都会被圣上安排在此暂住。可以想见,皇上有多看重这位表弟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自己曾吵着要他带她来兴庆宫游玩……

    过去历历在目却又无比遥远。

    她来到了兴庆宫,身畔却没有他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回来了。”一阵嘀咕声从人群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?你可是官媒耶,消息也太不灵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西北……这也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没娶王妃!”

    “宫里人都说,圣上召仪王回来,是要赐婚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这下我们可有得忙了。“官媒们都开心的消作一团。

    半晌后,中年婢女再次出声,“最后那位妇人,你要到哪里去?”她看出有人要偷溜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内急,我要上茅房。”孤霜唱作俱佳地捂着肚子,在原地打转。她必须逃走,越快越好,情况很不妙。那个人回来了,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差点大叫出来,娇躯不由得颤抖起来,惶恐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也来了?”官媒们向她投来杀人的目光。孤霜可没少找她们麻烦,就拿一个月前,孙家跟工部尚书李大人家的亲事,就是让她硬生生给搅乱了。

    “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绕过这个湖畔,往南边走半里便是下人用的茅房。”

    “宫里真不方便,害民妇尿湿裤子可怎么办。”她粗俗地嘀咕着跑离人群,朝南而去。

    估计自己远离了大家的视线,她才直起身子,比刚才跑得更快了。她一头冲进湖岸深处的树林,让树荫掩盖她的行踪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,一定要离开这里。她无声地对自己大吼。离开兴庆宫,直奔城门,她要逃出长安。那个人回来了!他与她近在咫尺,她发过毒誓不再相见啊!

    一刻也不能停留,她决不能再站在他面前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记忆里有个声音告诉过她,兴庆宫西边围墙有个狗洞,那是他年幼时偷出宫的路径,如果她运气好,一定能找到那个狗洞。

    提着裙子疾速奔跑,根本没瞧见前方树林尽头有人经过,咚的一声,她冲撞上另一具身体。

    她往后栽倒,周围一群人发出怒喝,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的柳腰忽地被伸来的长臂勾住,免除她跌个四脚朝天的命运。

    在稳稳落地前,她被压在一堵精实的胸膛上,接着她的眼睛,在对方的发际线处,看到一条长约三寸的细疤。

    这条疤很眼熟,是她亲手杰作。她知道他是谁,太巧了,巧得让她心碎。她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。”淳于千海喝退冲上来的护卫后问:“你是谁?”他眯起眼,对她那一脸白粉,皱起了眉,无法认同她的打扮,助她双足落地后,他松开手,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好粗鄙的妇人。她高高挽起的头髻,说明她已为人妻,竟还不知如何收敛。

    脑里一片混乱,孤霜试图去适应这份意外。本来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跟这个人有交集的。

    浓厚的妆令人无法看出她本来的面容。

    然而,仔细打量了下她的发髻、乌黑的鬓角、细长的柔颈,还有袅娜的身段,淳于千海心底突然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。她像那一行字!像酒坛上的那一行字。

    相当的陌生却又无比的熟悉,他从未见过她,但是,似曾相识之感,又是如此强烈。扣住她纤腕的大手,似乎也曾经这样在她的玉肤上停留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有人跑了,快追。”不远处有队人马脚步杂乱地跑近。

    “对对,跑丢的就是她,我认得,抹的粉比墙还厚。”中年婢女气喘吁吁领着侍卫跑来,在见到孤霜时伸指一比。

    孤霜朝天翻了个白眼。什么叫粉比墙厚?她只是粉抹得多了点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啊!王爷。奴才不知您在此,请王爷恕罪。”追来的人齐齐跪下。

    手腕被死死扣住,孤霜想跟着跪下,掩饰自己的身材,也没能得逞。她只好垂下头,慢慢移动步子,与淳于千海拉出距离。

    丰姿挺拔的男人,斜吊起眼角,一直打量着她。艳红的齐胸襦裙及外罩的同色罗衫下,是一具飘逸柔弱的玉体。

    剥去这一身衣料,她应该有个很美的身体。欲望竟被唤起。

    “禀王爷,与紫芳郡主婚事相关之人都已聚集在大同殿,请王爷定夺。”记得正事,中年婢女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本王就去看看。”他调整心情,冷静开口。

    淳于千海阔步前往大同殿。

    孤霜以为自己会被放开,没有移步,结果被强行拖拽着往前。这一路,他冰冷的掌紧扣着她的玉腕,力道却很轻柔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他为什么牵住她不放。在他眼里,她应该只是个素昧平生的少妇,这样牵着她,并无半点道理,甚至不合规矩。方才,他看她的眼神陌生得令她想掉泪,可见他的记忆里并无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未见,再次谋面,伤心的只有她。而他,更多的是什么?她好想知道。还有为什么他还不娶妻?为什么还没有子嗣?长年坐镇西北的他又吃了多少苦头?

    想着心事的工夫,他们很快地来到大同殿。

    淳于千海出现在众人面前,大殿内,所有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出色的男子。

    身着便服的仪王,身材挺拔,五官深邃,那眼睛仿佛天上的神祗之眼,干净又充满悲悯,在阳光下,黑潭般的眸会变成浅浅的褐色。鼻骨高挑,鼻梁俊挺。他沉静的面容如同春水般,令人不注意便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他是如此矛盾的男子,风雅中有温柔有精明有威严。不论男女,皆在他一个挑眉下,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所有人为他的丰姿倾倒之时,唯有孤霜低着头。

    她在回避他。淳于千海将她的反应全部纳入眼里。

    长睫垂下,半晌,他才沉稳道:“今日请各位来,只有一事请教。”他笑了,如沐春风的笑容漫入人心,“谁能告诉我,这坛酒出自何处。”

    酒?孤霜抬起头,四下梭巡。在距离他们三步之遥的地方,一个人正抱着她送给紫芳的花雕酒。

    一点点冷意在她心头聚积。她已经做了许多努力与他切割,老天为什么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?她发过毒誓,一辈子不见的啊,多少次,她强忍住思念,多少次她咬着自己的手指,压抑奔向他的冲动,最后还是……逃不过老天的捉弄。

    她在长安,被淹没在茫茫人海里,他在西北,与吐蕃人费力周旋,本不该再见的……

    “是她!”

    她看见郡王府的众下人还有官媒的手都指向她。“王爷,这坛酒是媒婆孤霜送给郡主的。”

    钳着她的手腕的力道又收紧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一瞬间,她变了脸,“哎哟!区区一坛酒,还被你们记得,孤霜真不好意思。”她殷勤地笑着。那笑容与天下大部分见钱眼开的媒婆没两样。

    淳于千海瞄了她一眼,只见粉末扑簌簌地自她脸上飞舞而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!好呛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啾。”

    周遭人受不了这香粉的味道,连声抱怨。刚赶来大同殿的莲夫人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能怪人家嘛,这水粉可是王老板的镇店之宝哩。”她还嫌不够乱,抄起别在腰上的羽扇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清了清喉咙,始终像尊神祗的淳于千海道:“莲姨,带所有人下去领赏银,打发他们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人群跟着莲夫人往外涌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我们先去领赏银,等你回来打酒喝。”昌乐坊喜铺的众人以为这位贵人找孤霜,是为了紫芳郡主的事,也就没多大担忧,大大方方地撇下她。

    “有赏银哦?王爷,民妇……民妇也想领银子。”眼巴巴看着大伙走了出去,她不开心地甩了甩柔荑,提醒淳于千海放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他话中含着某种深意。

    “哎哟,王爷,别拿民妇开玩笑好不好。我是做媒婆的,昌乐坊的秦大哥,娶不到媳妇,我就是告诉他像你这样跟姑娘们搭讪的呢!”她用羽扇掩着脸,笑得有些无礼。

    挡脸的扇子被人强行拿开,她尖细的下把被两根铁似的手指钳住。

    那张温柔风雅的脸移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他的鼻息扫过她浓妆艳抹的面庞。

    他的眉、他的眸、他的发、他的鼻通通在她眼里,他们曾经那样亲近。

    胸口阵阵锥心的疼。见与不见都是折磨!早知今日,那时就不该……

    还好粉够厚,盖住她稍纵即逝的哀伤。

    端详半晌之后,淳于千海松开了手,放她自由。那张脸上只看到了吃惊和僵硬。弹掉手上的粉末,他状似无意地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的直觉错了吗?他与她素不相识,却感觉得到她在隐瞒一些事。她偷偷潜入密林是想做什么?她让他不由得投入更多心思去琢磨。

    “王爷?民妇能走了吗?”这一句话,她说得嬉皮笑脸,但谁也不知道,她藏在袖中的手已抡成拳头,尖尖的指甲早就刺破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孤霜?”他再次面对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民妇正是孤霜。”她连连点头,眶底有层若有似无的水雾。

    “你能告诉本王,这坛酒是……”在他问话时,那水雾已然隐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爱喝花雕吗?这酒啊,是西城赵家大爷的私酿,一年也做不来几坛,我看着这酒香醇,就送给紫芳郡主尝尝。王爷若是喜欢,我……”她快要装不下去了,而卑微和油滑是她最好的伪装。面前站着自己最爱的人,却要装出最丑陋的样子,全天下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她想见他,想与他相认,与他执手到老,这些疯狂的渴望冲撞着她脑海,她必须咬碎银牙忍下来,装成一个粗鄙的媒婆来惹他的厌恶,好早日脱身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去西城把赵大爹找来。”说话间,益寿带人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王爷直接找赵大爹就对了,那没民妇的事,民妇也去领赏银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趟兴庆宫,也让本王尽尽地主之谊,坐下来喝杯茶再走。”她越着急,他越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王爷,民妇急啊,民妇有一家喜铺要打理,喜铺上下十几张嘴等着我呢,王爷。”她皱着鼻,一脸苦哈哈。

    “莲姨,从账房领一千两银子给孤霜。”去而复返的莲姨才踏进来,又被差去账房。

    “一……千……两。”孤霜扑通跪在地上,抱着淳于千海的乌皮靴,声音激动道:“王爷,你的大恩大德,民妇只有为你做牛做马又做猫做鱼才能报答啊,王爷你真是好慷慨。”她使足力气说话,脸上的香粉都蹭到他的袍角。跪下的那一瞬,她的心也碎了。

    淳于千海额角隐隐作痛。她到底在装什么?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让民妇回去,把我喜铺那十几个伙计全都叫进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再赏他们一人一千两,这才显示我这个当家的有情有义呀!”

    他古怪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禀告王爷,益寿大人让小的回来传话,赵大爹已经于一个月前离开长安回乡养老。”刚派出去的人火速返回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离京?淳于千海瞟了眼酒坛上的朱色字迹,墨色犹新。

    “哎呀!赵大爹离开京城了,以后我这替人张罗婚事,该找谁订酒呢?你这个赵大爹太……”她早就知道赵大爹收了生意,远离长安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他要她靠近酒坛。

    “王爷叫民妇什么事?”她赔笑移近,不料,被他身上惯有的干净气息惹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仔细看看这个酒坛。上面的字,是谁的手笔?”

    “字?哪里有字?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写着一句古诗。”她要装,他就奉陪到底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古诗,民妇不识字,还以为是赵大爹画的花纹呢。”

    不再提出问题,淳于千海转过身来,打量着她,深邃的眼里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此时,拿着银票的莲夫人又回到大同殿。

    “来人,开路,回兴庆。”深深吐了口气,他半敛起眸子,慵懒地迈步。

    “拜送王爷。”孤霜不改油滑地福身,心里暗暗盘算,等他走远,她也该开溜了。原来当日风长澜要提醒她的是这件事,她真是后悔不迭,早知道就不那么嘴快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一件事。”温柔的脸上怎么看都有算计的意思,“找到赵大爹之前,你都得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孤霜的嘴角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王爷真是厚爱民妇啊!”她快要哭了,“王爷,你给民妇银子,又留民妇在这人间仙境作客,民妇真是好欢喜,无以为报啊。听说王爷尚未娶妻,不如,民妇为你做媒吧,包你三个月娘……不对,娶一位美娇娘。”她扯着嗓子对远去的背影喊。

    一箭之外的人顿了顿,迈开的步子变大了。

    “放肆!这里是兴庆宫,不是市井之地,请你自重。”莲夫人严厉地训斥。她早已看不过去这粗鄙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莲……”一对上她,孤霜俗不可耐的气焰变得好弱小。她咬紧下唇,委屈地缩着肩。莲姨还记得她吗?她视为母亲的女人啊,教会她女红、如何沏茶、如何识人,缝给她第一件襦裙的女人,此时也全然不记得她了。当初她选择以倔强的方式走这条路,就该明白,所有她重视的人都注定与她成为陌路人。

    然明白是一回事,当亲自面对时,其中的苦涩,她依然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你要留在兴庆宫,就得乖乖听话,王爷面前不能如此应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好几年前,她对她无比温柔,怜惜她以往的遭遇,如今……

    多年的磨难,她已经学会在泪流出来前,忍住它们,她学会了不再去想念、不回头看,只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民妇,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她觉得有人在看她,匆匆仰头,四处寻找,一不小心对上一双深邃的眼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吗?发现她没掩饰住的失落?

    一颗心,在淳于千海再次转身走远后,再也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遇到孤霜以前,他每日都在计较空荡荡的记忆,而她出现以后,他急躁不安的心情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此种变化,也许是因为她的谎言和伪装,也许是因为在莲姨的训斥中,她流露出来的委屈,也许是因为一种很神秘的力量。不可否认,当他的右手抓住她时,他的情绪仿佛被安抚,好像很久之前,他就这样做过。

    接近她,是他唯一的想法。他要看清那厚粉下面是何等的容颜,他要好好地问问她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。还有,也许他会收获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支着半臂,他满腹心思都围绕着孤霜转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老成稳重的东蓝躬身作揖。

    “中书令尹显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!今日午时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让他等了两个时辰,那本王就见见他吧。”这位中书令在京中广植势力,豆豆小说阅读网二品以下的文武官,有三成以上皆是他的门生。圣上召他入京,便是让他回来牵制尹显。若不采取行动,再过些时日,皇上权力即将被架空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东蓝和护卫开出一条道,让他先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!本王绕至后堂。”他到要看看,尹老贼被冷落了两个时辰后,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东蓝带人先走,他轻袍缓带,从容钻入幽深的林间,朝大同殿迈去,快要接近大同殿时,他听到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人,她就是孤霜。”含恨带怨,让人不由得怀疑,此人跟孤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“好吓人啊,这位小兄弟,有什么话好好说嘛。我还没有老到听不到别人说话呢。”孤霜俗气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那日就是她的牛车撞了喜轿,雁儿姑娘才趁乱逃走的。小的费了些周折,派人去彻查,此事与她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小兄弟,你这是含血喷人啦。我可是媒婆,媒婆怎么会乱撞喜轿。”

    她如今身在兴庆宫,不敢表露真性情,怕惹人怀疑,即使是面对讨厌的尹显及其随从,她也是那副不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雁儿姑娘叫出来。”尹显的随从,阴狠地替主子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花儿、草儿、鸟儿,就是不知道什么是雁儿。”孤霜双手叉腰,挺胸抬头,毫不掩饰自己对尹显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混……”狐假虎威的随从正欲发作,却被主子制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尹显冷笑。

    “当朝中书令。”孤霜的眼神比她的话直接得多,此刻正无声地说:我不但知道你是谁,还知道你那些见不得光的烂事。

    是尹显!借着浓荫,淳于千海隐住行踪,悄悄靠近争执中的三人。

    首先,他的视线被亮眼的朱红占满。

    丝质的襦裙包裹着孤霜纤细苗条的身材,长长的紫色绸带在胸口处扎出一团花来,绣满百蝶的薄纱做成的罩衫微敞,一条紫色纱帛绕在她若隐若现的双臂上。

    她的脸已褪去过多的香粉,但仍有种病态的苍白,双眼漂亮又慧点,眉毛像弯月,巧鼻娇俏,唇像樱桃,饱满甜美。

    她既有少女的娇憨天真,又有少妇的妩媚。举手投足都充满自信和强悍刚烈,与昨日那个她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。

    这是朵在尘沙中,在荆棘中,勇敢绽放的花儿。尖刺刺穿她柔嫩的心房、狂风折断她的枝哑,也不能阻碍她活跃的绽放,向着阳光,努力展现生命的顽强。

    光影中的女子,深深地印进他内心。就在此刻,他觉得不再寂寞,有丝丝悸动揉进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令身心震动的力量排山倒海而来,可他觉得一点也不陌生,好像在什么地方、什么时刻,他有过相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林外,争执越演越烈。

    “你识得本官就好,本官也识得你。”一句话云淡风轻,其中的警告意味又相当明确。

    识得她,以后他会好好地对付她。这层意思她明白。

    勾了勾艳色的红唇,孤霜的眼睛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以为她在害怕,尹显阴笑着掀起紫袍,与她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中书令大人,你夜里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早该吓破胆的她突然发难,语调悠缓,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中书令大人要民妇的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易如反掌,但我打定主意要做的事,就绝对不会罢手。”转过身,她笑得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她会在朋友面前嘻嘻哈哈,唯恐天下不乱,会为了混口饭,替人说媒时,表现得非常圆滑可亲,也会在那个人面前装得十足俗气,以防他认出自己,但骨子里,她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,刚烈、坚强又偏执,甚至偶尔还有些任性。经历再多的风雨,她的本质也不曾改变。

    好美的女人!瞟着那倔强的容颜,尹显不由得隐隐赞叹。可惜呀,可惜是个妇人,要是个黄花大闺女,他还可以考虑跟她好好玩玩。

    “有骨气,看看是你的骨气硬,还是本官的脾气硬。”丢下话,尹显与随从向大同殿而去。

    孤霜也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始终未被人发现的淳于千海,目睹那不甘示弱的笑容。这笑容令他着迷,也令他再次肯定,她若不是藏了关于他的秘密,绝不会在他面前装疯卖傻。

HTTP://www.lzuowen.comt。xt-小.说。天/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7eeeeeee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