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国内外在线视频你懂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7eeeeeee.com
     国内外在线视频你懂的 (第1/3页)
    

    文轩回港后一个星期,便继续过上班下班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天,玉妮起床陪文轩吃过早餐,亲自送他上了车,然后回房间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吃午餐的时候,桌上有四个人(陆先生经常赶回家吃午饭)。

    倩妮和玉妮边吃边聊蜜月趣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光羡慕我啊,你和姊夫也可以再度蜜月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嫂!”陆太太瞄倩妮一眼。“你和文皓,不是去过好多次、好多次蜜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我们只有结婚的时候,度过一次蜜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前两年你们不是又去美国、又去加拿大、又去瑞士,难道我记错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妈没记错,不过那次我们是到处找医生、见医生,不是度蜜月!”

    “出门不去玩,见甚么医生?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真的忘了,我们找医生是为了生孩子!”

    “孩子生了没有?”

    倩妮摇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!人家喊度蜜月,你又喊度蜜月,人家度蜜月,是为了培养感情生孩子。你又生不出孩子,还度甚么蜜月?”

    倩妮难堪的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妈,”玉妮说话了。“度蜜月是培养夫妻感情,与生孩子没有甚么直接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没有孩子生了,还花时间去培养甚么夫妻感情?”陆太太翻了翻眼。

    “夫妻是相处一生的,感情很重要!”

    “重要得过生儿育女?”

    “比生儿育女更重要的。妈和爸已经不再生孩子了,还经常在一起,这就是夫妻感情浓,与生孩子没有关系的!”

    “二嫂,你话真多,我又不是和你说话,大嫂的事与你无关,”陆太太很不高兴──“你还是吃你的饭吧!”

    玉妮一笑。“我还以为闲话家常无所不能言!”

    “也应该分分尊卑!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说过不尊重妈的话!”

    陆太太眼一瞪,真是威严十足。“你还敢驳嘴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呀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把家姑气成甚么样子。”陆先生说话了。“少开尊口吧!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生气,我就不跟你打话了,我还是和我姊姊说话。姊妹说话不用分尊卑,平等。”玉妮仍然嘻皮笑脸。“姊,你要和姊夫再度蜜月,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姊夫老喊工作忙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多少没问题,有七天,去一个星期;有十四天,就去半个月,不一定要去三十天才算度蜜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吱喳喳,没有家教!”陆太太冲着倩妮说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连我们姊妹说话都不高兴,那你开口说就是,为甚么要骂我妈咪?”玉妮这回可不能不说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说你妈!”

    “你骂姊姊没家教,是骂她妈妈没好好教她!”

    “我骂她妈妈关你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姊妹啊!你骂她妈妈,不就等于骂我妈妈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陆太太一拍筷子“我不吃了!”

    “我妈咪到底甚么时候开罪了你?”

    陆太太推开凳,和陆先生走出饭厅。

    “唔!真好!”玉妮故意提高声浪──“我们姊妹俩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了,饿坏真犯不着。嘻!”

    倩妮把声音压到最低──“你可真把她气死了!”

    “谁叫她那么霸道?以后还有她好看的呢!”

    玉妮以为陆太太会一直生气,但到吃下午茶的时候,她样子又很慈祥,言语也不会针对任何人;后来倩妮告诉她,因为有文轩和文皓在,她喜欢扮演慈母角色,主要讨文轩欢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岂非要等每天吃午饭,她才向我们进攻,我们才有机会反击?”

    “只要文轩不回来吃饭,她在文皓面前是可以随便骂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机会是渺茫些!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,文轩怎会不回来?除非你们一起出外吃饭,那我就惨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为甚么不反驳她,她又不会把你吞下肚去!”

    “我见她那么凶,心就卜通卜通,所有话都说不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保护你吧!”

    陆太太每天都会找个题目来为难儿媳妇,又总离不开生儿育女,因为,倩妮的确不育,那是非常吃亏的。

    自从玉妮加入,她也开始对付起玉妮来了!

    这天,她突然开口对玉妮说:“你嫁入陆家有没有五个月?”

    “连度蜜月,才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月也不少日子,有空我带你去见见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身体十分健康,胃口又好!”

    “是妇科医生!”

    “找妇科也很好,但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怀了孕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快!”

    “四个月,如果你好生养,入门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甚么入门花?”

    “洞房那晚就怀了孕!那是好命,四个月,已经见肚,不过你不会那么好命,但入门四个月,度蜜月时又风流快活,理应怀孕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见甚么医生,我根本没有怀孕!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?你不会像你姊姊一样,又患不孕症吧?”

    “这很难说,可能是,又可能不是。”玉妮哈哈笑──“不过生儿育女;甚么时候生,全部控制在我的手中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自己是甚么?天上的神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神,但在科技进步的今天,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命运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控制?夸大!你那么本领,你令你姊姊怀孕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控制我自己,对别人我是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同样无能为力,否则,你早就怀了小孩!”

    “我自从结婚之后,一直做避孕措施,我怎可能怀孕?”

    “你避孕?你避孕?”陆太太指住玉妮气得声音发抖——“你竟敢避孕?”

    “为甚么不敢?避孕要有很大勇气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陆家人丁单薄,你姊姊又不会生育,我们最缺少的是孙儿,你不孝、不贤、不肖,竟然胆敢避孕,断我陆家香火,你好残忍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那么激动,也不用把那么多名词加在我的身上。只因为我年纪太轻,不适合太早怀孕,过三五年,我就不再避孕,准备生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三五年?一个月也不能等,你是用甚么方法迷倒我文轩,令他答应你避孕的?”

    “文轩根本不知道我避孕。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你瞒骗!我早就知道文轩不会这样不孝。他知道你避孕,他也不会饶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他就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为甚么不说?他今晚回来我就对他说,等他惩治你!”

    “妈,求你不要对文轩说!”玉妮忍住笑,扮可怜。“文轩知道了,会埋怨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求我不说?我偏要说!”陆太太嘿嘿连声──“他何只怨你,跟你吵一个晚上,可能还会打你!”

    “啊!天!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吃过下午茶,陆太太对儿子说:“文轩,到我房间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文轩拍拍妻子的手背,跟随母亲而去。

    陆太太离去时,用凌厉的眼睛盯了玉妮一眼。

    玉妮向她缩脖子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进房间,陆太太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妈,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妈妈一直想抱孙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就算玉妮也没孩子生,我也不会怪她!”

    “还早呢!妈,我们结婚才四个月,生孩子的事,急不来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切顺乎自然,我当然不急,妈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;但是,有件事敢情你不知道,玉妮一直瞒住你,她竟然偷偷避孕!”

    “玉妮避孕?”文轩很诧异:“没有可能,她并没有这样做!”

    “她有心瞒你,你又怎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是夫妻,共睡一床,有甚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比如她偷偷到洗手间吃避孕丸,你知道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玉妮是最怕吃药的,她不会服食避孕丸,她都没见过医生,哪来避孕丸?”

    “或者用其他方法?”

    “妈,玉妮和我一向坦诚相对,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秘密,而且她自己也很喜欢小孩子,她又怎会避孕?”

    “啊!”陆太太一怔,喃喃的:“难道那死丫头骗我?”

    “妈!你说甚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甚么!没有甚么!既然玉妮真的没有避孕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我,玉妮真的没有避孕,根本她也不懂,妈,你又怎会突然说玉妮避孕?”

    “今天吃午饭时,大家聊天,她自己说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小调皮东西!”文轩一笑。“妈,玉妮还是小孩子心态,喜欢说笑令大家开心一下,”

    “避孕可不是甚么开心事!”

    “她有时候也会说说谎话,恶作剧一番,都是贪好玩的!”

    “她可不能拿这些事情来玩我,我对抱孙子的事是很认真的!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生气,我代玉妮向你道歉,你也不要骂玉妮!”

    “她告诉你我骂她?”陆太太心里好气,玉妮竟然撒娇告枕头状!

    “她没有说。我只是担心她的孩子气会触怒妈妈,希望你看在我的份上原谅她!

    而且,她根本是无心的,到底还是年纪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怪她。”陆太太装了个笑脸。“我们做长辈的怎会和小辈计较?何况你又那么疼她,我说过,我爱你爱的人嘛!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真好!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去陪玉妮吧!”

    第二天吃午饭,陆太太一看见玉妮便叫:“二嫂!”

    “妈,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不老实!”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、编故事,不尊重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吗?”玉妮一脸懵相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你怕自己真生不出孩子,就假装说避孕,你根本没有避孕!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这件事,我不知道妈有那么大兴趣,你喜欢,我由明天开始避孕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?”陆太太直指着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尊重我、骗了我,应该向我道歉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不知道你那么信任我,我说甚么你信甚么。”玉妮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得意!你就快笑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呢!笑没问题,哭就比较难些!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!你和文轩仍在新婚,你可以迷倒他,但日子一久,你又养不出孩子,文轩就不会再那么宠你,再过些日子,外面的女人和他生下一男半女,他就休了你,”

    “那岂非很可怜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很得意?”

    “妈,你替我少担心,文轩只会越来越爱我,我生不出孩子,他也不会休我!”

    “走着瞧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!我和文轩永远是恩爱夫妻,别说分开那么严重,连吵架都不会!”

    “我放长双眼看看,看你得意到几时,看你到时哭个泪流满脸!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一定不会!我只会笑,不会哭,你就等五十年吧!不,二十五年就差不多了,哈!希望你看得到!”

    “你咒我?”

    “怎会?我希望你长命百岁,看我以后的日子怎样风光!”

    “看你?就凭你,你有这个福气吗?你有甚么风光的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“你太看不起文轩了,他会没有好日子给我过?”

    “我文轩当然好,我替他算过命,他福寿双全,享受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好,等于我好!”

    “不同,他是好命,你是苦命,如果你命好,你为甚么死也不肯把你的生辰八字交出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怕你算计我!”

    “好就不怕叨人算计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好,我将来儿孙满堂,丈夫又一生宠我!”

    “你发梦,你们两姊妹都是无福之人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连我姊姊也一起骂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家之主,我喜欢骂谁就骂谁。你敢怎样?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,儿媳妇打家姑,会折福。你想抱孙,也积点福,别老是欺凌弱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积福?我天天拜神!”

    “一面拜神一面骂人,连神都知道你刻薄!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死嘴!”

    “又咒人了,神知道了会怪责你的,又怎会赐你孙儿?”

    “自从你进陆家门,我没有一天好日子过,你这死……”她不敢说下去,怕真会折福。

    “妈,为你的儿孙积点福吧!”玉妮伸个懒腰。“我吃饱了,两位慢用,失陪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太太看着玉妮和倩妮的背影,骂丈夫:“你怎不骂骂她,让她这样放肆?”

    “她那张嘴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你了得,我怕我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用,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!”陆太太冷哼一声。“这个人,我不会饶她,任她横行!”

    “能把她怎样?文轩又宠她,如果文轩像文皓那样服从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多带文轩上夜总会,怎么他每天都回家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文轩一向不喜欢到夜总会那些地方,去过一次,以后就不肯去了。如今结了婚,有了玉妮,更加不肯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以公事为大前提,尽量哄他去,我宁愿他学坏,也总好过他永远受制于他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那些欢场女子,未必有二嫂那么标致!”

    “我真想不到她竟然是丽质天生!怪不得她第一次来化了浓妆,原来是故意把自己弄丑。唉!这个人!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慢慢再想办法对付她吧!只要她真的没得生养,总有方法攻击她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多半生不出,而且结婚前已经算过命,否则,她又怎会骗我们说她在避孕?”

    “幸好你识破她!”

    “她想不到文轩会对我说真话,嘿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,文轩和玉妮在房间看影碟。

    文轩坐在睡椅上,让玉妮靠在他怀里,他用双手揽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舒服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舒服!”玉妮整个人靠在文轩身上,自然比坐椅子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影片有点闷!”

    “太多对白,只有枪战时才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玉妮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为甚么告诉妈妈你在避孕?”

    “我和姊姊闲谈,随便聊聊罢了!”

    “她会当真的,她一直希望抱孙,你告诉她避孕,她还以为你不肯生孩子,她会很绝望!”

    “其实,她也没指望我生儿育女。”

    文轩扳过玉妮的身体。“你和妈吵过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吵架那么严重,她骂姊姊,我为姊姊讨个公道罢了!”

    “我妈脾气不好,给我爸爸宠惯了,你不要和她计较!”

    “若是她和我计较呢?我任由她骂个够?你要我像姊姊那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可以解释,但不要把关系弄得太糟,说到底,她是长辈,总之,话不要说得大绝就是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和你妈妈真的吵架,你帮你妈妈,还是帮我?”

    “在我回答你之前,你先要答应我不要生气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生气,因为我也心中有数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帮我妈妈!”

    “为甚么?”

    “她脾气不好,喜欢摆长辈架子,又喜欢教训别人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玉妮很开心,拍着手掌。“她就是这么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,我也不会帮你!”

    “啊!原因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张小嘴,”文轩轻点一下她的唇片。“也是口不饶人,而且又喜欢打抱不平。所以如果两个人发生争执,我只会调停。”

    玉妮侧头想一想,道:“也公平!”

    文轩捧着她的脸,在她嘴上吻了一下。“你是个明白事理的小妻子!”

    “但,不是个千依百顺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像大嫂那样也不好,太委屈、太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她太懦弱,你妈见她怕事,便更加欺负她!”

    “最近好多了,一家人吃饭,大家开开心心,妈妈也没有针对大嫂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有你和姊夫在,特别因为你,她要做个好母亲,其实每天吃午饭,她都……算了!看,有战争场面了,开始刺激了!”

    玉妮没有把陆太太的行为全都说出来,因为她自觉可以应付,就不想让文轩担心,毕竟,陆太太是他最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吃午饭,陆太太一开腔就问:“还记得三舅公的孙媳妇吗?”

    玉妮根本想不起这个人,陆家亲戚多,特别是陆太太娘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她吃她的饭,吃她的菜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聋的?没听到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妈,”玉妮吞下一口鸡肉才说:“我想不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“你呢?大嫂,你入门十年,连三舅公都记不得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三舅公。”倩妮连忙回答:“但记不起他的孙媳妇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都没用,三舅公的孙媳妇,嫁入门三年都没生养,以为她不孕,但半年前去拜过一块求子石,就怀孕了,刚才三舅公打电话来报喜!”陆太太见倩妮两姊妹低头吃饭,对她的话毫不感兴趣,火就起了——“喂!你们停一下,我有话跟你们说!”

    倩妮慌忙放下碗筷。

    玉妮只是看着陆太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没希望的了,但只要有一线曙光,我就不想放弃,那块求子石在新界,你们吃过饭后,马上去拜那块神石,希望你们沾到神光,能有一子半女!”陆太太重重的问:“听到没有?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妈!”倩妮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不会去……”

    陆太太瞪了玉妮一眼。“你为甚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我结婚才只不过几个月,你就一口咬定我不孕,对我太不公平。第二,我不迷信一个不能怀孕的人,拜拜石具就可以怀孕生孩子,所以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你去拜一下就可以怀孕,还要看看你有没有福,和神有没有缘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那块石没有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拜过怎知道有缘没缘?!既然有一条生路,你也不肯走走?我是为你们好,一打听到了就马上为你们安排,你们应该感激我,快吃饭,吃完马上给我去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会去,起码今天就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作反,竟敢逆我的意思?”陆太太骂了起来:“我又不是要你去死,拜得神多自然有神保佑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顺着妈的意思去吧!”陆先生说:“反正在家没事做,闲事也不过是话家常。”

    “话家常,说是非。我对你们好,关心你们,你们都不领情?她不去算了,反正是贱命,大嫂,你去!”

    “玉妮不去,我也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啊!连你也作反了,我的话,你胆敢不听?你这不会生蛋的鸡,真是白养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当心气坏了身体,今天我们真的有事要出去办!”玉妮见她气得发抖,让了步。“妈,这样吧,这个星期天,等文轩、姊夫放假,我们一家去游新界,顺便拜拜那神石吧!”

    “拜神不是尊尊敬敬、诚诚心心的吗?游完新界才去拜,当玩一样,倒不如不拜!况且不能生孩子是你们两个女人的事,为甚么要牵扯到文轩兄弟身上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他们,我们又怎可以生孩子呢?拜神一定诚心,游玩一下也无可厚非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陆太太一拍桌,站起来!“你们非要今天去不可,休想和我讨价还价,我是不会和你们妥协的!”

    “也未免大专制了,不过,我还是坚持星期天才去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休想!今天不去,我不准你们吃饭!”

    “连饭都不准吃?饿了吃甚么?”

    “管你!这是陆家,我是一家之主,既然你们不听命令,就没资格吃陆家的饭……”陆太太边说边把饭呀、菜呀,全都扫在地上。

    玉妮也吓了一下,跳起身来,她从未见过一个人像陆太太这样蛮横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,一地碎片。

    玉妮定了定神,说:“好呀!好呀!姊姊,我们去大酒店吃牛扒去!”

    玉妮拉起倩妮的手便走。

    “喂!喂,你们敢走,嘿!啊!两个贱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当玉妮和倩妮吃过午餐,买了等用的必须品回家,就听见佣人说:“太太病了,请医生上门诊治。”

    倩妮听了着慌。“怎么办?把她气病了,文皓回来,一定不肯饶我!”

    “她病又不是我们害她的,关我们甚么事?她经常发发脾气就会病吗?”

    “她随时生病随时好,多半是闹闹,但请医生回家就很少,除非真是病了!”倩妮低叫:“刚才我们没有看错,真是文轩和文皓的汽车,他们都被召回来了!”

    玉妮心内一怯!她是和陆太太闹气,但不是要她的命,毕竟,她已经几十岁了。“不会发生甚么大事吧?”

    “玉妮,我好担心!”倩妮胆子小,真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有甚么好担心!我们又没有做甚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文皓知道我把他母亲气病,他会埋怨我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,把一切都推在我身上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上楼梯的时候,刚巧在楼梯间碰见文皓两兄弟。

    文轩拉了玉妮的手回房间。

    玉妮发觉文轩脸上没有甚么笑意,应该说,还有少许沉重。

    “文轩,妈怎样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看过医生,吃过药,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她身体到底有甚么毛病?”

    “妈一向心脏弱,她太激动,就会呼吸困难,透不过气似的。”文轩拉玉妮坐下来。“今天你和妈吵架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吵架,只是对某些事情意见不同,我没有完全听取她的意见,不过,我倒想听听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妈说有个亲戚拜了一块神石之后就怀孕,她觉得对你和大嫂有帮助,便好心好意希望你们也去拜拜那块石,但你坚决拒绝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拒绝了,因为,第一,我不相信拜一块石头便可以生儿育女。第二,我和你结婚才几个月,她就一口咬定我不孕,那对我实在很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我妈一向是紧张大师,不过,她也是出于一番好意,顺着她去拜拜神,也不会有甚么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或者未必,对姊姊肯定是一番好意,反正她没得生养,甚么可行的都应该试试。所以,我已经答应她,等星期日你放假,我们一家人去游新界,顺便也拜拜那块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也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但她坚持我们今天非去不可,还大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妈说,她发脾气的时候,你拉了大嫂说要去大吃大喝一番,她就气得老毛病发作了!”

    “全然不是这么回事。妈说今天我们若不去拜求子石,就不准我们吃饭,说着就把台上所有碗碟全扫在地上,令我们没饭可吃;我便拉了姊姊,说上大酒店吃牛扒,本来我们早约好今天下午出外购物。”

    “啊!妈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大概是扫东西到地上时,大用力大激动,才会影响心脏,当然,她发那么大的脾气,都因为我!”

    “你没坚拒去拜神石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推延到星期天!”

    “妈一向性子急,大概等不到星期日,现在太晚了,明天我和大哥请假,陪你和大嫂,顺便也游游新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反对!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和妈妈说声对不起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做错,所以我不会道歉,但她是你母亲,她生病了,我也不安,我和你去看看她,问候她!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!”文轩拍拍玉妮的手背。“她有病,别跟她争,让她一下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乖!”文轩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倩妮就没有玉妮那么好运气;她一早就在文皓半强迫半要求下,到陆太太房间向她道歉请罪,并且在一旁侍候。陆太太还没给她好脸色看呢!

    到底,倩妮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文轩和玉妮到陆太太房间,玉妮直走到陆太太的床前。“妈,吃过药,身体好点没有?”

    陆太太一翻身,不理她。

    文轩坐在床边,扳过母亲的身体,好言好语的说:“玉妮来看你呢!她知道你不舒服,好担心!”

    陆太太看了看儿子,文轩对她笑笑。她咽一下说:“我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多休息,叫厨房给你煮粥!”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文轩请假,和姊夫陪我们去拜求子石,顺便逛逛新界。”

    陆太太又不高兴了,不过没有大显示。“这是女人的事,他们两个不用请假,由你去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丈夫陪着妻子去,岂不显得更有诚意、成功率更高!”文轩马上说:“妈想抱孙,这件事比钱更重要,如果成功,少上一天班又有甚么大不了。妈,你说对不对,诚意最重要!”

    陆太太无可奈何,只好点点头。“我也是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事,我们都去做,那你不要再生气了,生气会坏身体。”

    陆太太依顺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,折腾了半天,你也累了,好好睡一觉,醒来吃鲍鱼鸡粥。我们现在留下来陪你,快乖乖的闭上眼睛,睡吧!”

    儿子的话,弄得母亲的心好甜,人也就软化了、松弛了,也有了一点笑容。

    “睡啊!有丈夫、儿子、儿媳妇陪着,多好福气!嗯!”

    陆太太果然慢慢的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她甜睡一大觉醒来,发觉房间黑麻麻,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连那个最忠心的丈夫也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亮了灯一看钟,原来是晚饭时间。陆先生饿了半天,大概吃晚饭去了。

    她也有点饿,但不甘心叫佣人,一个人胡思乱想,想了很多;又想到玉妮虽然进来问候,但她由头到尾,并没有向她道歉请罪,连一声对不起都没说。

    她骂自已,怎可以这样算数?

    但当时儿子在,她不算数又怎样?

    她也没睬她呀!儿子就马上为她说好话了!

    令陆太太最生气的,是玉妮果然拉了文轩去游新界,还请假呢!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这么一病,就要教玉妮好看,看她怎样献茶、跪地、求饶。谁知道结果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那宋玉妮到底没甚么损失。

    没有!儿子并不觉得她不尊重长辈,也未责备她,她还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“我不对付她,我誓不为人!”陆太太咬牙切齿的骂着。

    从那天开始,文轩不在的时候,玉妮叫她她就翘起鼻子冷哼一声,连陆先生也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甚至佣人也对玉妮不瞧不理,吃午饭,台上摆了三碗饭,三碗汤,玉妮的饭和汤,还要玉妮自己去盛。

    玉妮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!最初,是很难过,还偷偷的哭了几次。

    后来她静心一想,如果陆太太要她难堪,她就难堪,那岂非中了陆太太的奸计?

    她越要她哭,越要她过不下去,她偏要笑,偏要过得好!

    这才可以气死她!

    佣人不做,自己做,反正文轩一回家,佣人就二少奶前、二少奶后,最怕文轩不回来,她可能由早做到晚。

    文轩准时下班,有文轩在,她就好像有了保护神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!我以为她对我差,谁知道对你更差!”

    “由她!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不能和她硬来!如今,辛苦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做点小家务,锻炼身体,比减肥更实际、更好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把这些事告诉文轩吧!由他为你出头,也许还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告诉文轩,一对是他的父母,一个是他的妻子,你叫他帮谁?一人做事一人当,由她来对付我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日子怎样过下去?”

    “真的过不去我可以叫杏姐来,有专人侍候。”

    “杏姐来了也不容易,人人杯葛她,她做起事来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侍候我的芳姐也不错,她常暗中替我做事,她对老太婆也看不顺眼,只是领她的工钱,没办法!”

    “长此下去,怎么办?我为你感到心烦!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会拖太久,只要我有孩子,她的态度会作三百六十度的转变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到时,她还会当你是宝。有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“甚么消息?”玉妮傻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怀孕的迹象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!”玉妮打了肚子一拳。“气死人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找个医生检查检查?”

    “不用吧!结婚还不到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检查一下无妨,起码心中有数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一定不会不孕!”

    “有信心最好,明天我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全部检验报告回来,幸而玉妮一切健康正常,这总算为玉妮闷郁的日子带来了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她的心就定了许多,至于为何仍未怀孕,医生说,怀孕的迟早与身体无关,三年内未怀孕,仍然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玉妮的心情就开怀了。这天,她由房间下楼,看见文轩在看电视,她蹑足走过去,用两只手掩住文轩的眼。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玉妮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陆文轩夫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!猜对了!”玉妮由后面用手臂环住文轩的脖子。“这花好美呀!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萤光幕上的花!

    “这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唔!旁边有蝴蝶和蜜蜂,你是蝴蝶还是蜜蜂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蝴蝶了!”

    “为甚么?”

    “蝴蝶温柔,蜜蜂有刺的,会刺痛你!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疼我?”玉妮捧住文轩的脸,在他颊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文轩也反手板下她的头,吻她。

    她偶然抬起头,看见陆太太死死的盯着她,露出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玉妮偏要多吻文轩一次。

    文轩拉她下来,两个人相拥着看电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玉妮陪文轩吃过早餐,送了文轩上车回来,正想回房间睡觉,陆太太便把她叫住:“宋玉妮!”

    玉妮回转身。

    “站着!”她自己四平八稳的坐好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玉妮站下来。“甚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会迷丈夫,不会生孩子的人,都爱耍手段。你们在房间做甚么我不管,但大庭广众就该检点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做错了甚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不应该和文轩当众亲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并没有做甚么!”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?你当众揽他、抱他、吻他,比跳舞女还下流!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们是夫妻,就算亲亲嘴,也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“在别人面前做,就过分!”

    “当时并没有下人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文轩的爸爸呢?你把我们当透明?真没家教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甚么做错的,你是家姑,可以提点我,但这件事和我父母无关,你何必拉扯到他们身上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父母平时教育好,你也不会勾引丈夫当众揽揽抱抱又亲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文轩也没有家教!”

    “甚么?!”她提高八个音。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吻吻文轩的脸,是文轩亲我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引诱他呀!男人都是受不住诱惑的。我文轩向来好家教,其实他应该娶婉仪,淑女配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甚么不叫文轩娶婉仪?”

    “婉仪怎斗得过你呢?人家贤良淑德,你玩手段,又会迷惑男人,我怀疑你是狐狸精投世的。总之,我们陆家家门不幸,娶了你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我那么厉害,当初你就不应该让文轩娶我!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我会叫你知难而退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!你用更卑鄙的手段对付我,我也不会离开文轩,我们夫妻恩爱,谁也分不开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瞧吧!我不是好对付的……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这些日子,玉妮的胃口改变了。

    嫁进陆家,尤其是最近,胃口一天比一天差,最近就更甚了。但突然之间,她胃口大开,又喜欢吃酸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她可以一口气吃两个柠檬,当然,吃完柠檬,胃口更开了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玉妮咽了咽口水说:“文轩,你猜我想吃甚么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吃甚么,说出来!最近你瘦了,要多吃点东西,你是不是想到了要吃甚么菜?”

    “唔!”玉妮点了点头。“我忽然好想吃酸甜排骨、五柳糖醋鱼、柠檬鸭!”

    “全都是酸的,开胃的。妈,明天晚上叫厨子烧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等明晚,你又不爱吃酸。”

    “偶然吃一次无所谓!”

    “明天午饭烧给二嫂吃,岂非更快更好?几味小菜罢了!用不着等到吃晚饭。”陆太太回转头,对她的近身女佣说:“亚珊,你别忘记告诉厨房!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太太!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!”玉妮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文轩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你好像瘦了一点,别说文轩担心,我也心痛呢!来,来,多吃点菜!”

    第二天,玉妮还未到午饭时间,已经到楼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佣人摆台,她自己去盛饭、盛汤的时候,她自言自语:“哎!我忘记了说酸辣汤!”

    菜全上了,陆太太和倩妮分别下楼,陆先生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玉妮一看:桌上没有酸甜排骨,没有糖醋五柳鱼,也没有柠檬鸭。

    她就急了,口水咽了又咽,忍不住——“我要的菜怎么全都没有?”

    陆太太看一眼玉妮,问:“亚珊,二少奶的菜呢?她钦点的菜?”

    “太太,对不起,我忘了告诉厨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陆太太也不是真的怪责亚珊,随口说:“二嫂,又不是甚么好菜,小菜式罢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!”

    “厨房没煮也没办法。况且,你要的三个菜,都是怀孕女人喜欢吃的,你又没怀孕。”

    “开胃呀!普通人也可以吃!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有了孩子,我自己亲自下厨天天给你煮!”陆太太冷冷的笑。“别装模作样骗人了,假扮怀孕?唉!只有文轩才会上当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好想吃!”玉妮好失望,孩子气的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哭了!别装给文轩看到,不然他心痛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燕窝卷!”倩妮给她夹菜,安慰她:“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对了!我们家天天鱼翅燕窝,多珍贵又能美颜,学人家吃甚么酸,装模作样!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没有吩咐厨房给我烧那三个菜!”玉妮鼓着气。

    “对呀!你耍手段,玩游戏,扮怀孕爱吃酸,误导我们以为你有了孩子,我才不会上当!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,而且那三个菜又不会花很多钱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有了孩子,更多的钱我都愿意花。算了!算了!总之你的花招给我拆穿了,我也不想为你花费唇舌,你不想吃就不要吃,我们吃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吃晚饭时,文轩问妻子:“昨天的糖醋五柳鱼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玉妮脸一沉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陆太太说:“都是亚珊,她忘了吩咐厨房烧菜!”

    “珊姐,你的记性去了哪里?”文轩薄责她。

    “她呀!真没用,大概老了,如果她不是跟了我十几二十年,我就踢她出大门。”陆太太动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太太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你向我道歉有甚么用?还要看二少奶肯不肯原谅你,一点点小事都办不来!”

    “二少奶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文轩,明天我们上馆子吃好不好?”玉妮对丈夫说:“顺便去看场电影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下了班回来接你!”

    玉妮的忧郁一扫而空,得意地对陆太太说:“妈,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!我已经好久没吃酸了。”陆太太心里暗骂:岂有此理!真不划算,便宜了你这个贱人!

    玉妮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陆太太愤恨难平,那外露的颧骨,起了棱。

    文轩和玉妮贴近而坐,玉妮把头靠在文轩的肩膊上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“我后天去日本公干,一共去四天,你和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只去四天那么少,趁机多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天有个大买家到来,我要亲自接待他,下一次我再陪你去玩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你去公干,我去购物,也不错,可是不知道为甚么,最近几天我好喜欢睡觉,不怎么想走动,如果到酒店睡觉,不如留在家里舒服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,是不是?”文轩轻抚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想去,是有点力不从心,况且你只不过去四天罢了!”玉妮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要去了,说真的,我能陪你的时间不多,如果工作做妥,我尽可能看看能不能提早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不要赶急,事业要紧,我在家里有姊姊陪,而且我会用大部分时间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事,胃口又好,只是睡得甜,想睡觉罢了!”

    “我去日本,你要我买甚么回来给你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就别买了,等我们去玩的时候才大买特买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很想念你!”文轩捧着她的脸吻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!这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分开。”玉妮双手抱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小别胜新婚,回来应该更恩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玉妮把头埋在文轩的胸前娇笑……

    本来玉妮说好去给文轩送飞机的,可是到起床的时候,玉妮抱住枕头,赖在床上,不愿起来,文轩便给她盖好被子,吻过她才悄然出门。

    玉妮睡了一大觉;醒来竟然已是吃午饭时间;她梳洗后便到楼下饭厅,佣人已经准备开饭,她找遍自己的饭碗都不见,只有一只盛汤的碗和匙羹。

    “我的饭碗呢?”

    “太太说你今天用不着饭碗。”佣人冷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饭碗怎样盛饭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大家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佣人捧了一碗像汤一样清的粥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吃白粥?”玉妮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是白粥,是用鲍鱼、于贝煮的美味粥。你尝尝,十分可口的!”

    味道是不错,但她实在肚子饿,想吃饭。“为甚么给我煮粥?我要吃饭!”

    “今天文轩出门你都起不来,那证明你有病,有病就不要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睡觉罢了!我精神很好,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想睡觉因为疲倦,疲倦因为消化不良,最近你吃大多东西,吃滞了,所以容易疲倦想睡,吃些粥,清清肠胃,人就会好!”

    “芳姐,给我筷子,没筷子我夹不到菜。”玉妮认为陆太太可能有理,吃粥就吃粥吧!

    “你还吃菜?这些菜又油又腻,吃了对身体没好处,还是光吃粥,先料理好肠胃,精神充足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吃粥不饱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要它饱,说过清理肠胃嘛!别说了,大家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粥,一吃,足足吃了两天,玉妮不单只没有精神些,整个人都觉得无力似的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她实在饿,把房间的饼干、糖果全都吃掉,甚至把倩妮房间的食物也吃掉,但还是觉得很饿。

    芳姐也试过由厨房偷饭出来给玉妮,已走了一半路,却给亚珊截回去,并且还挨了一顿骂。

    玉妮实在饿得紧要,去找倩妮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不可以请姊夫帮个忙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你要文皓做甚么?打长途电话叫文轩马上回来?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可以!那会影响他的工作,我不要他只出门四天也得不到安宁,要是我真忍不住,他每天打两次电话回来,我早就跟他说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,反正还有两天文轩就回来了!你要文皓做甚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买些吃得饱的东西回来,甚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对!对,我怎么没想过?我马上给文皓电话,叫他下班立刻带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玉妮满怀希望,很高兴,就等姊夫下班。

    她一直等,一直等,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妹妹,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玉妮由床上跳起。“姊夫,姊夫呢?他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食物呢?”

    “全给他妈妈拿走!”

    玉妮好失望,泄了气,整个人窝躺下去。“怎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他开车回来,就在花园给她妈妈截住了,她好像万事通,甚么都瞒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晚怎样过?”

    “今晚吃饭时,坦白跟老太婆说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忍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“妈,我实在饿得厉害,你给我一碗饭吃!”

    “忍耐一下,你眼睛清亮了,人也好转了,我计画让你吃三天粥,第四天早上,你就可以吃一顿丰富的美式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玉妮真是眼睛发光!“还要再吃一天粥?恐怕明天我已经饿死了!”

    “大吉大利,香港人只有饱死,没有饿死的。不吃固体光喝水,也可以维持生命一个月以上,又何况你每天吃几次营养丰富的粥,三天一转眼就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,怎知道我的感受?我说支持不住,就是支持不住。为甚么文轩一出门,你就这样对待我?是不是因为讨厌我,想让我活不下去?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种事?你死了,文轩回来我如何向他交代?其实我是一片好心,文轩说你精神不好,我就给你煮此一粥!”陆太太笑着说,笑得很怪异。

    “你或者出于一片好心,但也要得到我的同意,我不愿意接受,你就不应该强迫我!”

    “你要吃饭,你要吃菜,好,后天我给你弄一桌菜,你吃个饱,现在先吃了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要吃饭!”

    “饭没得吃了,你不吃粥,我连粥也叫人拿走,你今晚喝水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妮气得几乎晕倒,用手按住那碗粥。

    倩妮用手肘碰了碰丈夫。

    文皓说:“妈!玉妮要吃饭,由她吃吧!”

    “你吃你的,不关你的事不要开口。”陆太太盯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文皓马上垂下头,急急吃饭。

    陆太太冷笑一下。“二嫂,别吵闹了!粥味道多好!你还是吃粥吧!别像小孩子般不听话呀!”

    玉妮斗不过肚子,只好乖乖的吃粥了,不然连粥都没有得吃才惨……

    晚上,倩妮在玉妮房间。

    玉妮软软的靠在床上,吃倩妮给她偷偷藏起的苹果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吃粥的事不是偶然的,老太婆故意为难你,你爱吃饭,她偏不给你吃!”

    “她为甚么这样做?”玉妮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平时你冲撞她,她怀恨在心,趁文轩不在,折磨你,要你吃苦!”

    “我这副样子,文轩回来,会看不到吗?”玉妮叹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,你忘了她说过,你明天吃一天粥,后天你就可以吃一顿丰富的美式早餐?你吃饭了自然精神足,后天文轩回来,他甚么都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真阴险!”玉妮摇摇头。“她怎样对付我,我不管,问题是,我明天怎样过?”

    “有两件事你可以做:第一,你马上把一切告诉文轩,文轩必会为你解决一切。第二,你可以回娘家,回家要吃甚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姊,我真是饿傻了,怎会想不起可以回娘家!回家我要吃甚么有甚么,吃多少有多少,我现在就立刻回娘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好,太晚了,会把妈咪吓坏,别令她着慌。明天,明天睡够了回家还不迟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也是,姊,其实你比我聪明,你就是怕事,老太婆才欺负你,我就决定明天回娘家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让文轩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会马上赶回来,抛下所有公事。除非我真的解决不了,否则我也不想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任老太婆欺负?由她抱着肚皮在房间开怀大笑?”

    “我会回报她的,有机会我一定回报她,我不用借助文轩的力量,凭我自己一手一脚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早点睡,明天回家,叫妈咪做最好的东西给你吃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因为肚子饿,玉妮很早起来,吃了一碗粥,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妹妹,妹妹……起来,快起来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!姊,甚么事呀?”玉妮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回娘家的吗?时候不早了,快起来梳洗更衣吧!”

    “对,我要回娘家,我要回娘家!”玉妮马上睁开眼睛,由床上爬起来。当玉妮的脚踩到地上时,身体晃了晃,倩妮忙扶住她问: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也许起来得有点急!”玉妮按按胸口,站一回,便到洗手间去。

    她梳洗好衣服,换衣服,倩妮说:“我叫司机准备车!”

    一会,倩妮回来。“那么巧,两个司机都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自己开车!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虚弱,怎能开车?不怕,我打电话给你叫部电召计程车……”

    两姊妹到楼下,落台阶,看见亚珊、花王、李妈、男仆亚权,一字排开,拦住她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两位少奶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二少奶一个人出去!”倩妮说。

    “太太吩咐,二少奶身体不舒服,要留在房间休息,最好不要出去!有甚么需要做的,吩咐我们下人就可以了!”亚珊很有礼貌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回娘家,要不要你批准?”玉妮气得很,这些狗奴才,仗势欺人!

    “对不起!二少奶,两个司机都有事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电召了计程车,就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打发那部车走了,因为太太吩咐过二少奶身体不好,不能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大胆,竟敢管我的行踪,挡我的去路!走开,没车子我自己走路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奶,希望你谅解,我们只是依吩咐做事罢了!求你不要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偏要!你们统统给我走开,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甚么?二少奶是主人,不是囚犯,怎么连出入的自由也没有?”倩妮也忍不住了,推开亚珊,想拉玉妮由另一边走。

    四个仆人马上收窄了范围,团团围住了倩妮和玉妮。

    玉妮动了真气,举起手袋向他们乱打乱拍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还手,但也不肯放松。

    玉妮不停的挥打,突然她停住了,手在半空,人渐渐的萎缩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有人叫:“二少奶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抹药油,快抹药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不醒呀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倩妮急着想哭──“先抱她回客厅,让她躺在长沙发椅上。亚珊,还不赶快打电话请医生?”

    正当大家闹烘烘,陆太太由楼上下来。“甚么事?吵闹成这样子,作反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太太,二少奶晕倒了!”

    “晕倒?”陆太太过去看了看长沙发椅上的玉妮。“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走!李妈,叫厨房给她煮碗姜汤,她喝了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李妈出去,亚珊回来。“费医生诊所许多病人,他最快要四十五分钟才能到来!”

    “谁说请医生?亚珊,你真多事,二少奶只不过人有点着凉,哪用得着请医生?”

    “大少奶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叫亚珊请医生的,妹妹身体一向强壮,喷嚏都不打一个,她突然晕倒,显然不是小事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她身体强壮,一点小事根本不必惊动医生,你太多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有人叫:“二少爷回来了!二少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陆太太心头一动,惊慌地跑出去截住儿子。“你怎么提前一天回来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工作一完马上赶回来。我好像听见有人晕倒,谁晕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文轩,几天不见,你好像瘦了点!”陆太太拉住儿子胡诌,一边想妙计:“你吃不惯那些日本菜?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轩!”倩妮大声叫:“你快进来,是玉妮晕倒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妮晕倒?”文轩脸色惨变飞奔过去,一看玉妮,便抱住她。“玉妮,宝贝,你没事吧?别吓我!”

    陆太太也急步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她的手好冷,脸色好苍白,只不过分开三天,她的脸怎么瘦了一个圈?大嫂,到底发生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陆太太干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倩妮看看她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大嫂,玉妮怎会这样的?你告诉我!一定要让我知道!”

    陆太太继续咳嗽,倩妮也不再理她。“自从你踏脚出门去日本,妈不单只不让妹妹吃饭,所有固体食物都不让她吃,每天只让她吃一些汤那样稀的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别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妈,”文轩看了母亲一眼,语气很硬:“大嫂,说下去!”

    “妹妹饿得浑身发软,托文皓买东西回来吃,又给妈全部拿走。妹妹实在支持不住了,便想回娘家,希望好好吃一顿,可是就给亚珊、李妈、花王、亚权拦住不给她出门口,妹妹心一急用手袋拍打他们,没几下就晕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为甚么要这样对待玉妮?”文轩的声音像雷轰一样,说完便抱起玉妮上楼。

    大家静静的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文轩走到楼梯的一半,停下来说:“大嫂,打电话请费医生!”

    “医生请了,他很快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请医生到我们房间。”

    文轩的影子消失,陆太太一手抓住倩妮的手腕。“你好大的胆,竟敢在文轩面前搬弄是非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,我妹妹如今晕了!若她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她那么强壮,她会死?你死也轮不到她死!”

    “她晕了一直没醒过来!”倩妮掩住脸,呜呜的哭。

    “你哭甚么?”陆太太用力甩她的手。“她平时像猪一样的吃太多东西,少吃点自然就支持不住,你拿炸鸡腿放到她面前,担保她马上醒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般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驳嘴,你竟敢驳嘴!住口!不准哭,只会哭。我怎样向文轩解释?这次我给你害惨了,你这扫把星!”

    倩妮还是收不住声的哭。

    陆太太想了想-走上楼悌。到文轩房间,拍拍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妈妈,孩子,开门,妈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里面连一点回声也没有。

    陆太太在那儿叫了一会,站了一会,文轩始终没有理她。陆太太知道儿子真的在生她的气,她心里很慌张,连忙打电话叫丈夫回来。

    不久费医生来了,倩妮、陆太太都挤进了文轩的房间。

    文轩让费医生把脉听诊了一会,便急不及待的问:“费叔叔,玉妮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奇怪!她除了有点虚弱,并没有甚么不健康或病症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三天没吃东西,只吃汤一样的稀粥!”

    “啊,怪不得,原来她是饿晕,让她吃点东西,她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亚权!快叫厨房煎牛扒、猪扒、烧鸡,把二少奶喜欢吃的东西至拿来!”

    “不,暂时不行,先给她喝杯鲜奶,然后是一些软食,慢慢来,一点点加上去,猪扒牛扒明天、后天才可以吃!”

    “她要不要吊葡萄糖水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给她打支维他命针,她会醒来。”费医生一面吩咐护士,一面说:“你们先到起坐间,我先替她打针!”

    大家都听话地离开卧室,只留下医生、护士和文轩。

    “呀!”针打进去,玉妮一叫,就醒来。

    “玉妮,你没事吧?”文轩慌忙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!”费医生笑笑说:“她小孩子一样,怕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玉妮!”文轩抚她的脸。“哪儿不舒服?告诉费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文轩,”玉妮声音微弱。“我肚子好饿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给你拿鲜奶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喝鲜奶,我要吃鸡!”

    “听话,你暂时不能吃鸡,明天才吃,你饿了几天,一下子塞那么多肉进肚子里,反而不舒服!”费医生哄她,又替她数数脉搏。

    费医生一面看着玉妮喝奶,一面问文轩:“玉妮除了肚饿头晕,还有甚么现象是以前没发生过的?”

    “她渴睡,可以睡一天一夜,而且胃口特别好,东西比以前吃得多!”

    “唔!”费医生点了点头。“刚才我替她把脉,感觉她有可能怀了身孕……”

    陆太太飞扑了进来——“费医生,我二嫂真的有了孩子?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肯定,过两天等玉妮的体力恢复正常,我再来给她做一些检验……”

    送走费医生,陆太太拉着丈夫说:“我们赶快去给祖先上香,”

    “为甚么要上香?”

    “玉妮有了孩子,我们要向祖先祷告!”

    “费医生初步怀疑罢了!”

    “他是医生,没有百分之百把握不会宣布,但是……唉!说起来我真是笨伯一名,我为甚么没想到她怀孕?由种种迹象已证明她怀孕!首先她爱吃酸,跟着是胃口大开,后来又渴睡……这不是怀孕初期的现象吗?”

    “也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哎哟!早知道我就不该给她吃粥。饿坏了她事小,饿坏了我孙儿怎么办?如果她不是动了胎气,她不会这样容易晕倒。啐!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胎儿?我是怎么搞的,真是老糊涂!”

    “她入门不足半年就怀孕。”

    “她命好呀!我早就说她比她姊姊长得福气,有福的人自然能生儿育女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她怀的是男孩,还是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不管了,我等了十年啦!总之能有一男半女就好,如果她第一胎生女儿,就一直要她生到有男丁为止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点担心!”陆先生锁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少担心啦!玉妮会吉人天相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这些,你说大嫂竟然在文轩面前搬弄是非,你故意饿二嫂令她晕倒的事,穿帮啦!”

    “唉!你不提,我几乎忘了,我也担心呀!那不下蛋的母鸡,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豹子胆,把一切全说了。文轩气得脸色都变,又不肯跟我说话,八九是真的对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好呢?”

    “等他气平了。他听见妻子怀孕,应该很开心,他高兴的时候,再跟他说些好话!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还对付不对付二嫂?”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!”陆太太盯了丈夫一眼。“今非昔比,她会生孩子,以后陆家继后香灯、传宗接代全靠她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不太尊重你,又爱驳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由她驳!我不单只不跟她计较,还当她是宝。我是个伟大的母亲,只要她能生,肯生,我可以自我牺牲!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很受气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拿大嫂出气?反正地是多余的人,又永远没得生育,活该她受气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陆先生替妻子开心。“有甚么不满意就发泄在大嫂身上……”

www.xiaOShuOtxT.NetT?xt_小_说天\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7eeeeeee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